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  您好!欢迎进入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官网注册_365bet 足球比分视频!

文史春秋

超山与名人

作者:丁立本 来源:王庆 发布时间:2015/1/29 14:17:08

       超山梅花之引起世人广泛关注,主要得力于文人的吟赏宣扬。
       民国时,林纾来游并写下着名的《超山梅花记》一文。林氏将这篇记文在友朋间赠发,超山梅花遂声名大噪。
       那是光绪二十六年庚子(1900年),福建侯官林纾应仁和县知县闽县陈吉士、仁和县塘栖镇名士夏容伯等人邀请来游超山。由塘栖乘舟“至超山之北,沿岸已见梅花里许”。大明堂前有古梅“十余树”,超山北之龟山唐玉潜祠下“花乃大盛,纵横交纠,玉雪一色”,“丛芬积缟,弥满山谷,几四里始出梅窝”。第二天游山之南面,“花益多于山北”,“生平所见梅花,咸不如此之多且盛也”。 
       林纾超山赏梅这一年,是他人生的一大转折点。光绪八年,林纾以其才华一举成名,从一个穷秀才成为江南举人。然此后七次参加礼部会试,均未能如愿以偿,所谓“七上春官,屡试屡败”。其间母亲去世、妻子亡故,更使他心如冷灰。以至在闽学堂讲授韩愈《祭十二郎》,仍以凄楚哀怨声调朗读“呜呼,吾少孤”。使学生也不禁哭泣。不久,王寿昌从法国归来,见他心灰意乱,建议说:巴黎小说家小仲马《茶花女遗事》极为有名,若能将它译成中文,“子可破岑寂,吾亦得以介绍一名着于中国,不胜蹙额对坐耶?” 林纾不懂外语,如何译书,便由王寿昌边读边口译。林纾边听边转为中文。林纾虽不谙外语,但经他人口述转译成文时,每句都经认真斟酌修饰。林纾与王寿昌合译的《茶花女遗事》,乃中国翻译外国小说第一部,严复戏称“可怜一卷《茶花女》,断尽支那荡子肠。”
就在《茶花女遗事》出版这年,林纾来到超山,被梅花那种“万花敢向雪中出,一树独先天下春” 的凛然正气,“遥知不是雪,惟有暗香来” 的崇高品格所感染,似乎分明觉察到自己的份量,他精神深处的高洁与超山梅花景观如此合拍,便有了独具风味的《超山梅花记》。民国10年(1921年),林纾本来还想重游超山的,可惜好友已逝,梅花已谢,唯有遗憾。
       晚清着名国学大师俞樾也多次访游超山,俞樾四岁时,由德清迁居临平史家埭,寓居临平30年,自称临平为故乡。他与喜爱临平一样喜爱超山,曾为为超山“仰止亭”题额,并为吴道子观音像书联,曰:“佛石不磨唐笔墨,仙梅犹占宋年华”。光绪二十四年秋(1898年),俞樾书彭玉麟《超山梅花诗》,刻石大明堂中。他在《舟过唐西观梅于超山饭于报福寺留题香雪楼》中,写道:
邓尉寻春未有缘,偶来此地一流连。
山中初茁猫头笋,湖上轻揺燕尾船。 
佛石尚留唐代墨,仙梅犹逞宋时妍。 
何当更蹑超山顶,海色江声在舄前。 
       上世纪20年代,康有为居杭州,尝游超山赏梅,感叹超山梅花之盛,浓墨挥笔:“超山山后报慈寺,三十里梅百万树。” 又在报慈寺围墙书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六个大字。民国7年(1918年)九月初九,康有为由杭抵临平,寓安隐寺。次日一早,临平人康自强由国瑞和尚介绍,在安隐寺大殿见到康有为。他后来回忆说:先生一见如故,即殷勤问族人多寡,居处远近,所谓即之温温如醇酒者也。既而问毕。随即导余观先生所书“真如堂”三字,字大盈尺,真所谓铁画银钩也。并见先生所题安平即事诗一联,龙蛇飞舞真大观也。到临平次年梅花开时,康有为又兴致勃勃游超山赏梅。康有为见“山下卅里皆梅花,无虑百万树,过于邓尉。吾粤冈洞梅花亦廿里,安得有宋梅?此地有宋梅一株,老阅兴亡,趋然人世,抚之增感。且花为六出,尤为异种。”不禁触景生情,欣然命笔:“超山山下报慈寺,卅里梅花百万树。漫野夹溪似飞雪,疏影横枝曲碍路。身入群玉山中行,梦入众香国土依。白飞百亿战败飞,败鳞残甲蔽云雾。邓尉称海应大惭,螺冈有洞不足奇。……超山梅下超人世,明日骑龙腾紫烟。”
       民国37年(1948年)元宵节,胡厥文偕夫人沈方成(厥老的原配夫人)、姚维钧(中国着名教育家黄炎培的夫人)相约在杭州。孤山下下疏疏落落的几株,还不够鼓励他们游兴。第二天早上,雇定大汽车一辆,问知杭州到超山有五十公里路,便兴匆匆地赶去超山看梅花。 “在距塘栖六华里处(据土人说),就山下停车。山形成两冀,行不到几十步,万梅如海,有白,有红,有绿,而白的最多,中间老梅一株,短阑围着,两干斜出,其一已枯,一干分枝高下,花白色,正在盛开,从皮骨上看来,显出年龄甚高,树旁木牌标名宋梅,花瓣亦五出,与普通一样,惟姿态古拙可爱,同游者就其下各摄影。”“细问土人,乃知此地诸山,接近塘栖,皆宜果树。塘栖本以产蔗着名,闻在浙省为富力最高之区,即以梅论,寺有梅二百株,每株可收梅子五十斤,熟年共收百余担,制为话梅、半梅、风雨梅,入市皆可得高价,此地种果树,不知始自何年,惟既为土性所宜,经历年代,必已甚久。寺僧更漫指庭中一株为唐梅,郤为诸名流宣扬所未及,则所谓宋梅,安知不出若干年前寺僧所漫指。四川三台古唐梅,亦不知其根据,恐与此相类耳。寺佾宏修要我题诗,为题七古一首:三台曾观古唐梅,久识超山今始来。晴空欲眩一片雪,独干老矣犹花开。此山宜梅土殊众,山民资生免饥冻。八九百年一二存,坐令游人思赵宋。唐梅宋梅证已稀,艳称六瓣形渐非。此花古拙饱桑海,即今山外喧金声。”
       冼冠生《复兴超山计划》一文中提到光临超山赏梅的名人除康有为、吴昌硕外,还有当时上海商界名流和着名书画家王一亭,《申报》总经理史量才,段祺瑞政府财长、大中银行总经理李思浩,最后强调了蒋介石委员长夫妇今年“亲临此地”(载《食品界》1934年第 12期 )。正如程杰在其《论杭州超山梅花风景的繁荣状况、经济背景和历史地位》中说,超山梅花是乡村种植形成的风景,不仅规模浩大,气势生动壮阔,而且交织着青山秀林和田园风光深厚的自然气息,具有丰富而鲜明的旅游观赏价值。不仅其客观条件如此,由于晚清至民国间彭玉麟、俞樾、林纾、康有为、吴昌硕、蒋介石等众多文化名流和社会显要的游览与喜爱,还使超山梅花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。 

版权所有 © 2016 政协杭州市余杭委员会 浙ICP备11032008号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西大街政协大楼 联系电话:0571-86224548
设计制作及技术支持:杭州网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:0571-86166581